《最終幻想12》:一場《星戰》愛好者的Cosplay盛宴

2006-11-24 00:00 | Darth Nowe

  “他集周杰倫的另類,周渝民的乖巧,周星弛的活潑于一身。他是80年后青春小說領袖,他是2002年中文圖書發行量第一名,他是福布斯上榜人物。他的青春與憂傷一樣多,他的憂傷與才情一樣多,而他的CJ(注:CJ可作純潔解,亦可作雛菊解)比才情還要多得多得多。他我見猶憐,楚腰一握;他臥薪嘗膽,忍辱負重;他的頭發是好看的黃色,柔順垂下;他的笑容親和,溫煦無比;他的眼睛是飄滿櫻花的天空,迎風流淚;他的身形嬌小,正好適合被人擁抱;最重要的是,他說他沒有抄,沒有抄,沒有抄?!?br />
      ————《菊花黨史簡明教程》,第一章,何謂郭敬明

  



  前言

  當彎腳桿把《最終幻想12》光盤放入碟倉的時候,我正朦朧著睡眼和修普諾斯作殊死搏斗,就連那首耳熟能詳得張嘴即來的《水晶序曲》也沒能把我從溫暖舒適的被窩里拽出來,直到從客廳接連傳來幾陣極其猥瑣的爆笑聲,我才按捺不住強烈的好奇心,探出腦袋張望一番,結果第一眼就看到了鈦戰機那經典的座艙視角。雖然早就從宣傳影像和玩家感想得知這《最終幻想12》很象《星戰》,但是看到這么露骨的“致敬”鏡頭,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聲帶,只得張大嘴巴任由高分貝的笑聲從喉嚨里源源不斷地涌出。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彎腳桿按下了復位鍵,于是我又重溫了《魅影危機》、《克隆人的進攻》和《帝國反擊戰》的經典場面,順帶游覽了遍圣盔谷??赐陝赢嫼笪覍澞_桿說,搞不好這代的最強武器是把光劍哦。坐在一旁的方腦殼插嘴道:你說加布拉斯摘下頭盔后對梵說“我是你爸爸”我都信啊。然后三個賤人不約而同地雙手捧臉齊聲吼道:“NO!”

  邪魔天使曾在某期的游戲立方中提到“加布拉斯=達斯·維德,巴爾福雷=韓·索羅,芙蘭=喬巴卡”,也不知道是篇幅有限,還是欲擒故縱,他既沒有詳述這三組角色的相似之處,也沒有深究其他配角、場景和事件之間的關聯。我也是閑得發慌,把《最終幻想12》爆機之后居然跑去把《星戰》6部曲翻出來重新看了一遍,不時按暫停作筆記,結果還真讓我整理出滿滿一頁紙的提綱列表來,捏著這張紙,我頓時想起前些天討論這話題時某妖孽的發言:“美國銷量有保障了?!辈唤麩釡I盈眶。

  其實熟悉《最終幻想》系列的玩家都知道阿雅她老爹是個地道的《星戰》迷,最直接的證據就是那陰魂不散糾纏不休的龍套二人組,可惜這位狂熱影迷在社內孤掌難鳴,只能搞些擦邊球式的“致敬”聊以自慰。等到松野泰己這位同道中人成為《最終幻想12》的制作者,兩人就如同干柴遇上烈火、彗星撞到地球般地產生劇烈的化學反應,聯手鼓搗出了部沒有激光劍和鐳射槍的《星戰》來。從角色到場景,連帶政體,種族,武器,以及交通工具,全盤照搬,一應俱全。我就常跟朋友說,你把最終戰的藍天白云換成浩瀚星海,稍作剪輯就拿給老美看,說這玩意兒就是最新的《星戰》動畫版預告片,包準他們不會有絲毫的懷疑,“不是我軍太愚蠢,而是敵軍太狡猾”,誰能想到松野這家伙居然連運鏡手法都是向“原著”借鑒的呢。



  巴爾福雷(Balflear )&韓·索羅(Han Solo)

  還是先從“物語的主人公”巴爾福雷說起吧。此君與其“原型”韓·索羅最大的共同點就是“空賊”這一身份,而且還是被帝國重金懸賞的最高級別通緝犯……呃,韓·索羅是達斯·維德親自提出懸賞的,雖然目前還沒有資料指明他是什么級別的通緝犯,但是在銀河帝國里比黑勛爵更具影響力的就只有皇帝本人了。其次是與帝國軍隊的聯系,韓·索羅原本是帝國軍校的學員,為了救助喬巴卡而被迫逃離軍隊,其后只好在銀河里游蕩,直到他贏得了藍多·卡瑞辛的“千年隼”號,這才有了穩定的“工作”??梢赃@么說,如果不是因為喬巴卡,韓·索羅大概會“順利”成為帝國暴風突擊隊的一員,然后在某次戰斗中被盧克·天行者或肯諾比將軍用光劍削掉腦袋吧。而巴爾福雷那家伙也曾經是阿爾克迪亞帝國的裁判(雖說被老爹逼著當的),只因忍受不了變態老爸(源堂·法雷爾?)的怪癖,才背井離鄉跑去和維艾拉族的兔女郎浪跡天涯廝混度日……《阿里布達年代祭》什么時候出的日文版?(納悶ing)

  雖說《最終幻想12》里角色選用武器都不再受到系統限制,但有些從PS時代才接觸《最終幻想》系列的玩家還是喜歡根據設定原畫或者編輯戰斗指令時的背景剪影來選擇武器:梵揣把匕首,巴修背騎士劍,芙蘭挽弓搭箭,巴爾福雷扛槍……知道為什么讓他拿這玩意兒嗎?因為韓·索羅用的就是重爆破手槍啊XD。還有那行頭:馬甲、白襯衫、黑色緊身褲、夸張的腰帶,全套照搬,無一遺漏。當然韓·索羅那件馬甲是要寒磣些,窮人家的孩子嘛,沒法和巴爾福雷這種高級知識分子家庭出身的浪蕩子攀比。雖然這兩個視搶戲如尋常事的流氓各自接受的教育有著天壤之別,但是都喜歡和“亡國的王女”拌嘴,或開解或調侃或挑釁或吐槽,磕碰摩擦,情愫暗漲。然而《最終幻想12》這段感情實在有些牽強,突如其來,毫無征兆,嚴重缺乏鋪墊,艾雪那聲撕心裂肺摧肝斷腸的“巴爾福雷!”還真讓好些個聽膩了《Eyes on me》的天幻老妖孽當場爆出幾粒雞皮疙瘩來,如墜冰窖,寒得不能行。

  而松野泰己這廝在編排劇情時更是鐵了心地要將Cosplay進行到底,單是《新希望》這集,就能刨出不少線索來。韓·索羅是因為急于償還巨額債務,接下了盧克·天行者一行人的生意;而巴爾福雷則是為了盜取達爾瑪斯卡王室的寶物而潛入宮中并遇到梵,“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笑)。韓·索羅帶著盧克·天行者他們前往奧德蘭的途中才發現這顆行星已經被死星轟得“支·離·破·碎”了,更糟糕的是“千年隼”號也被帝國軍俘獲。為了得到報酬,倒霉的空賊只得答應去救出萊婭·奧格納公主并將這群反叛者帶離死星;梵以“女神的魔石”為酬勞請求巴爾福雷載他和巴修去空中都市維埃爾巴,梵去那里是為了救出潘妮羅,而巴修的目標則是艾雪,萊婭·奧格納公主在這里被一分為二了,這下(攤手聳肩)你們該知道為什么潘妮羅的存在感如此薄弱了吧?結果半途殺出個帝國闊少,把主角的青梅竹馬擄走不說,巴爾福雷又被巴修和帕爾姆·翁德爾候爵這兩只老狐貍聯手推上了利維亞桑艦這條“賊船”,身為襲警越獄的重度通緝犯,他只好協助反抗軍一幫首腦逃走,為了符合“原著”,松野那家伙還特地安排了個裁判長出來肉搏,可惜基斯這廢柴的武學智慧和黑勛爵差得太遠,巴修更非年老力衰的肯諾比將軍,可憐的菠菜頭被主角們瞬間戰翻,自取其辱。

  拿到報酬以后韓·索羅本打算離隊,結果半道上又改變了主意,跑回來參戰并迫使達斯·維德退出戰斗。巴爾福雷可就沒那么好運了,“黃昏之破片”被梵拿去“贖身”了,只好跟著艾雪去拿“霸王的遺產”,其實劇情照這樣發展下去巴爾福雷還是很有希望從韓·索羅的陰影中掙脫出來的,要知道韓·索羅可沒希德博士這樣的好爹地陪他演煽情戲呀。然而誰能猜到巴爾福雷這家伙在解決掉維因·卡魯達斯·索利德爾和叛神維內斯之后被個人英雄主義沖昏了頭,居然跑回去修復空中要塞巴哈姆特的動力系統……最終決戰,巨型要塞,動力系統,還記得《武士復仇》里第二顆死星的護盾發電機是誰干掉的嗎?就是韓·索羅這家伙??!雖然韓·索羅是摧毀,巴爾福雷是修復,但是如果巴爾福雷沒能把動力系統搞定的話,王都拉巴納斯塔恐怕就要化作一堆廢墟了,雞飛蛋打,玉石俱焚,王都毀了還復啥國?所以說這兩個空賊的表現可都是左右戰場形勢的關鍵??!或許有人打算拿亞歷山大艦的特攻來說事……呃,我說那位熱血到近乎愚蠢的裁判長扎爾卡巴斯知道何謂“螳臂擋車,蚍蜉撼樹”嗎?用小咸濕的話來說,這段“亞歷山大VS巴哈姆特”的劇情不過是向《最終幻想9》致敬罷了。從霸王之墓到空中要塞,可憐這巴爾福雷的形象漸趨鮮明,誰知到最后布南扎家的小少爺還是沒能逃出銀河老流氓的魔爪呀,桀桀桀。(這話好象有些曖昧哦……繼續撓頭)



  芙蘭(Fran),維艾拉族(Viera)&喬巴卡(Chewbacca),烏奇族(Wookiee)

  雖然芙蓉…蘭姐姐前突后翹的S型熱辣性感身段(擦口水ing)和喬巴卡那身破拖把爛布條(擼鼻涕ing)可謂兩個極端,但某些顯著特征還是有所繼承的,比如身高。喬巴卡是我方角色里身材最魁梧壯實的,其扮演者彼得·梅菲身高為2.18米;芙蘭阿姨的具體身高在官方設定集出版以前我們還無從得知,然而即使把兔耳忽略不算,她老人家也要高出肉盾將軍一大截,以壓倒性的優勢勝出。還有就是年齡,維艾拉族的壽命是修姆族的三倍,從劇情對話來看芙蘭再怎么著也得有五十多歲了;烏奇族的壽命是人類的數倍,具體是幾倍大概只有喬治·盧卡斯才曉得,從《星戰》編年史來看,韓·索羅誕生于帝國歷前29年,而他的親密戰友卻出生在雅汶戰役前200年的卡西克星球……而盧克·天行者是在帝國元年與韓·索羅相遇的,巴爾福雷登場時的年齡是22歲,如果依照“原著”來推算的話,芙蘭的年齡應該是……算了,考慮到兔耳御姐控的心理承受能力,還是不公布答案為好。

  最早看到芙蘭置弓于肩側首斜眸的設定原畫時,我還以為吉田明彥是受《魔戒》的影響——“是個精靈他就射”,再說長弓細箭和芙蘭那高挑修長的身材也極其般配,真是相得益彰。結果重看了遍《星戰》才發覺,這關萊格拉斯啥事啊,根本就是把人喬巴卡的弩式激光槍拿來用了。弓、弩,弓弩……弓弩??!人懶到這份上真是無可救藥了。再說這服裝吧,喬巴卡好歹有濃密毛發遮體御寒,所以掛個彈藥袋就敢撒丫子滿世界亂跑,可芙蘭姐姐細胳膊嫩腿的,全身光滑得很,還穿得這么暴露,在達爾瑪斯卡這種沙漠地帶還好說,到了神都布魯奧米歇斯這種滴水成冰的地方也不懂得加件衣裳……我說,就算要向“原著”致敬也得考慮到演員的健康吧?喬巴卡的彈藥袋里除了為弩式激光槍特制的彈藥,還有個工具包,用來對“千年隼”號的常見故障進行維修,誰讓烏奇族擅長駕駛星艦、武器操作和修理機械呢?而作為喬巴卡的異性克隆體,芙蘭自然也得“精通使用各種武器”并且“擅長機械的操作,負責維護飛空艇”了(引用部分摘自《最終幻想12》官網角色簡介),大副&舵手,虧松野這家伙想得出來。

  烏奇族與維艾拉族的共同點除去身高和壽命,還有居住環境。烏奇族的原居地卡西克星球遍布森林、湖泊和草原,誰讓那個星球的地貌是在桂林取景的呢……烏奇族喜歡把房屋搭建在大樹的枝干上,建筑之間以木制平臺、橋梁和繩索相連接。還記得《西斯的復仇》里尤達大師督戰時所處的平臺嗎?讓我們回到艾爾特之里去逛一圈,怎么樣?是否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此外烏奇族熱愛自己的家園,自認為有能力與自然溝通,這點和芙蘭那個喜歡裝神弄鬼的大姐倒是臭味相投,什么森林的低語啊魔霧的脈動啊,相當地忠于“原著”呢(笑)。其實前面列舉了這么多,都不如Tokyo Girl Fighter Club某網友的一句話有說服力:“一塊猴頭菇,一只兔腦殼,絕配!”看到這句回復我立馬就把咖啡噴到電腦屏幕上以示崇敬。



  巴修(Basch)、加布拉斯(Gabranth)&歐比旺·肯諾比(Obi-Wan Kenobi)、阿納金·天行者 / 達斯·維德(Anakin Skywalker / Darth Vader)
  
   “……你以為你躲起來就找不到你了嗎?沒有用的!你是那樣拉風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那樣地鮮明,那樣地出眾。你那飄逸的金色卷發,滄桑的絡腮胡子,神乎其技的劍法,還有那杯Dry Martine,都深深地迷住了我……”連外型都“借鑒”得這么露骨的也就只有巴修大叔了,人巴爾福亞好歹還染了下頭發換了個發型呢,就連巴修左額那道傷疤,也是取自《西斯的復仇》里阿納金·天行者右眼附近的傷疤。無論是在體驗版里還是在設定圖中,巴修的默認武器都是騎士劍,“雙手”騎士劍,而《星戰》里無論是杰迪武士還是西斯大君,他們揮舞光劍時通常都是雙手握柄的,只有格里弗斯將軍那個異類是單臂持劍,可惜它早在《西斯的復仇》里就被歐比旺·肯諾比射爆了。而加布拉斯也就只有那身漆黑的斗篷和鎧甲與黑勛爵有些相似,武器截然不同,也不會“原力鎖喉”,說話時更沒有“呼哧呼哧”的雜音。還好在臨死前摘下面具這點總算是變相延續了下來,加布拉斯的頭盔之前已經被維因打飛了,要是重新戴上再由拉薩摘下那就太搞笑了,一如《十面埋伏》里最后死去活來,活來死去的章子儀同學,為了忠于“原著”,加布拉斯被搬上飛空艇后就只能卸掉笨重的鎧甲再交代后事了。

  加布拉斯原名諾亞,達斯·維德原名阿納金·天行者,兩人都是向帝國皇帝宣誓效忠后接受了新的姓氏,在最終戰前巴修呼喊出加布拉斯的原名并督促其悔過自新,而達斯·維德在身受重創之后也恢復了阿納金·天行者的本性,令自己的靈魂最終得到救贖。加布拉斯與巴修本是親兄弟,而阿納金·天行者與歐比旺·肯諾比本應是師兄弟……把你手里的爛番茄臭雞蛋放下!我說的是“本應是”!因為在《星戰》六部曲里杰迪教團和西斯大君搞的都是精英教育式的一師一徒制,當魁剛·金遇到阿納金·天行者后就打算親自訓練這“原力之子”并要求當時仍是學徒的歐比旺·肯諾比出師,如果不是達斯·摩爾跳出來攪局的話,這兩人不就是師兄弟嗎?從臺詞來看加布拉斯年輕時的性格應該是飛揚跋扈偏激易怒的,喜歡通過挑釁來激怒敵人,身處險境也不忘冷嘲熱諷,鋒芒畢露的毒舌派,與年輕時的阿納金·天行者何其相似;而巴修則是寡言少語卻堅守原則的頑固派,不識時務,任憑沃斯拉如何巧舌如簧,他就是不為所動。

  寫到這里我忽然想到《克隆人的進攻》里杜庫伯爵在處刑前對歐比旺·肯諾比的勸誘,說共和國已經被達斯·西迪歐斯所控制,要歐比旺·肯諾比與他聯手,勿作無謂抵抗。杜庫伯爵是魁剛·金的師傅,也就是歐比旺·肯諾比的師祖,最強大的杰迪武士之一,政治上的理想主義者,痛恨銀河共和國的腐敗和墮落,與此同時他也不過是達斯·西迪歐斯手中隨時可以犧牲掉的過河卒子。而歐比旺·肯諾比、阿納金·天行者和帕德梅·阿米達拉當時已被分離組織俘獲,身陷囹圄,插翅難逃,但歐比旺·肯諾比依然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杜庫伯爵的誘降。聯系到利維亞桑艦那一幕,沃斯拉,達爾瑪斯卡騎士團的前任將軍,反抗軍領導人,巴修的親密戰友,以復興祖國為畢生志愿,身份和理想與杜庫伯爵何其相似,也同樣因為背叛而受到戰友的鄙視;被捕的主角一行人在這段劇情中與沃斯拉對話最多的也只有巴修了,他雖然對沃斯拉這種“曲線救國”的做法表示理解但緊接著又說“(正因為看清了事實)所以我才要掙脫!”兩場戲一對照,我也只得跪地哀嚎:“松野我真是猜不透你??!”OTZ

  巴修和諾亞的祖國蘭蒂斯共和國被阿爾克迪亞帝國占領后兄弟倆因為理念不同而分道揚鑣,在阿爾克迪亞帝國和達爾瑪斯卡王國爆發戰爭之前,兩兄弟應該沒什么深仇大恨,一如管仲和鮑叔牙,各為其主。歐比旺·肯諾比在收阿納金·天行者為徒之后就一直為這個任性沖動喜歡冒險做事不考慮后果的“小師弟”頭痛不已,經常被阿納金·天行者的刁鉆問題搞得理屈詞窮。雖然歐比旺·肯諾比努力象他的師傅魁剛·金那樣充滿耐心和諒解地向阿納金·天行者傳道授業解惑,阿納金·天行者也很珍視這份亦師亦友的感情,但因為性格與經歷的不同,從《克隆人的進攻》起,兩人就磕碰不斷,阿納金·天行者一再違背歐比旺·肯諾比的命令,戀愛結婚、濫殺無辜、畏懼(帕德梅·阿米達拉的)死亡,杰迪教團的清規戒律對他而言形同虛設,而且他向歐比旺·肯諾比隱瞞了這些“罪行”,事情發展到這般地步,就算沒有達斯·西迪歐斯的誘惑,師徒倆最終還是要“Kiss Me Goodbye”的。有些妖孽整天抱怨說《最終幻想12》的劇情敘述倉促結構松散,很多事情都沒交代清楚,我覺得吧,要是您先去《星戰》專題站爬遍精華區,再來看這劇情,就不會有這么多牢騷了——絕大多數情節的斷層拿《星戰》一套瞬間就消失了,象巴修和諾亞的決裂,完全就可以拿《星戰前傳》來套嘛,反正加布拉斯整天穿著盔甲,你就算砍掉他一只胳膊兩條腿也沒人知道。在此我誠摯建議Square Enix在發售《最終幻想12》的美版時最好在封底上加印《星戰》的官網地址,以便玩家更好地理解劇情。

  達斯·維德和加布拉斯的陣前倒戈已經被玩家們念叨無數次了,在這里我再補充些容易被觀眾忽略的細節。
  細節A,達斯·維德和盧克·天行者玩了兩次“光劍勝負”,第一次是在貝斯坪云城,第二次是在第二顆死星;加布拉斯和主角們也打了兩次,大燈臺最頂層和空中要塞升降臺,現在你們該知道為什么同為裁判長,基斯和貝爾加一出手就被解決,惟獨加布拉斯要打兩遍了吧?都是為了符合那該死的“原著”呀!
  細節B,在死星的戰斗中達斯·維德被盧克·天行者重創,其后又身受達斯·西迪歐斯的原力閃電,想拒領退場盒飯都沒可能了;而加布拉斯在大燈臺就被揍得夠嗆了,跑回空中要塞又被刷完了最強裝備的主角們暴打一番,拔刀指向維因時多半已是油盡燈枯的邊緣了,為了贖罪死撐而已。所以說黑色盔甲和強化骨骼就是那傳說中被詛咒的兩套裝備??!
  細節C,達斯·西迪歐斯被達斯·維德扔進反應爐后靈體尚存,數年后借助早年預備好的克隆體復活,強健的體魄+豐富的經驗,西斯大君以顛峰狀態重返銀河,繼續興風作浪;而維因逃到艦橋上時已是萬念俱灰了,沒想到維內斯竟然也學“原著”玩附身,好嘛,這拖把頭又龍精虎猛地撲騰起來了。
  細節D,達斯·西迪歐斯的最終毀滅是因為老杰迪武士Empatajayos Brand將其靈體與自己的靈魂束縛在一起,以同歸于盡的方式將其融入原力的洪流中;而維內斯那個叛神,既沒有物質形態,又能攻擊生者(可憐的諾亞大叔被震得好慘),簡直就是超級作弊的存在,如果沒有與維因合體,主角們要想解決它恐怕還是有些難度吧……
  等一下!不是在說巴修和諾亞嗎?怎么扯到維內斯身上去了?換臺,換臺!
  
  

  梵(Vaan)&盧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R2D2

   因為巴修的形象和歐比旺·肯諾比是如此契合的緣故,所以在巴爾福亞俠影初現之前,我一直以為梵扮演的是盧克·天行者的角色——邋里邋遢言行粗鄙的草根P孩,但總算有所專長,梵喜歡“劫富濟貧”和狩獵魔物,盧克·天行者則和他那殘廢老爹一樣擅長修理與駕駛,靠著這些技能,在米賤肉賤的太平年月里倒也能混個肚兒圓。然而P孩之所以是P孩,就是因為他們從不安于現狀,梵整天想著去當空賊,動輒以45度角仰望天空,宛如“抄襲男生”郭敬明;盧克·天行者也想去皇家??茖W院讀書,可惜他們的監護人都是安分守己的老實人——確切地說是胸無大志的鄉巴佬和懦弱怕事的小市民——把這兩個毛孩捏得緊緊的,直到梵找到了“女神的魔石”盧克·天行者遇到了R2D2,命運的輪軸間才掉落些許灰塵。

  歐文·拉斯跟盧克·天行者說他老爹生前是個香料貨船上的駕駛員,達斯·維德要是知道他這位平庸的繼弟竟然給他套上如此卑微的身份,不知當作何感想。然而身份遭到人為篡改的受害者絕非黑勛爵一人,梵他老哥,剛出場時還是精忠報國的勤王義士,穿過幾扇門就成了受人蒙蔽的弒君逆賊,我便無不惡意地猜想,當雷克斯枯坐在病房里時,內心肯定在悲憤地吶喊:“我TM就只在序章里露了一小臉兒啊,為什么連我這種死跑龍套的都要忠于原著呢?就因為我是梵的哥哥而達斯·維德是盧克·天行者的老爹嗎?我不要作松野悲情路線和坂口致敬主義的雙重殉葬品啊啊??!”更搞笑的是為雷克斯昭雪冤情的人正是梵在監獄中意外遭遇的巴修——歐比旺·肯諾比在伊瓦利斯繪卷中的投影。從懵懂不知,到偶然相遇,再到獲知真相,除了空賊二人組的出場時機有所偏差之外,整個流程編排得契合無間,毫不避諱。同樣是經過上次大戰(達爾瑪斯卡王國與阿爾克迪亞帝國的戰爭&克隆戰爭)中英雄將軍的指引,梵從落魄孤孩一下子成為義士遺族,雖說不上盡雪前恥,但好歹能夠挺直身板做人了;而盧克·天行者也有了新的奮斗目標——成為歐比旺·肯諾比那樣的杰迪武士。

  劇情發展到利維亞桑艦時局勢對梵而言都還算有利,但是在他把“女神的魔石”交出來的一瞬間,他就失去了繼續Cosplay盧克·天行者的資格?!包S昏之破片”是希德博士毀滅“天陽之繭”必需的關鍵道具,也是艾雪恢復身份的唯一憑證;而死星藍圖也是帝國決策層竭力追回的重要資料,反抗軍贏得重大勝利的致勝籌碼,兩樣東西都是敵我雙方志在必得的。萊婭·奧格納公主在遭受思維探測的折磨和毀滅故鄉的威脅后仍拒絕透露被盜藍圖的下落,當梵拿出“黃昏的破片”時艾雪也曾厲聲喝止“亞美蝶”,如此重要的事物,同樣是初出茅廬的菜鳥,盧克·天行者將萊婭·奧格納公主連同死星藍圖平安地帶到反抗軍基地,而梵卻把“黃昏的破片”交給了裁判長基斯,雷克斯泉下有知,只怕也無顏去見艾雪她老爹吧。R2D2是死星藍圖的攜帶者,而盧克·天行者則是R2D2的保護者;梵從王宮中盜得“黃昏的破片”,卻沒能通過對死亡恐懼的豁免檢定,自愿放棄了保護者的職能,所以只得中途換裝,解下激光劍,鉆進鐵皮桶,以R2D2的身份見證歷史而不是象盧克·天行者那樣創造歷史……天作孽。猶可違;人作孽,不可活。介倒霉孩子!



  維因·卡魯達斯·索利德爾(Vayne Carudas Solidor )&普爾帕廷/ 達斯·西迪歐斯(Palpatine/ Darth Sidious)

  如果要用一個成語來歸納這兩位最終Boss的共同點,那就只好用“莫名其妙”了。維因是“莫名其妙”地成為最終Boss,而達斯·西迪歐斯則是“莫名其妙”地Game Over。很多老妖孽都以為維因充其量跟《最終幻想9》的庫加或《最終幻想10》的西摩亞一樣,頂多算是圣誕火雞大餐前的開胃沙拉,沒想到這家伙借助違禁品,一變再變,居然打滿三場,到最后被燒得干干凈凈,連渣都沒剩下。尤其是當他被梵捅出艦橋后,我見他手捂著傷口踉踉蹌蹌地往外走,還以為他想學庫加拼盡余力召喚出個龐然大物,然后力竭倒地呢??粗ъF從維因體內源源不斷地噴涌而出,我就搞不懂他為什么要死撐到底,主角一行人好象和他沒那么多血海深仇吧?艾雪只是想復國而已,又不是要他性命,對阿爾克迪亞帝國也沒領土要求,而且溫和派的拉薩即位后達爾瑪斯卡王國還能夠成為東西兩大帝國間的緩沖地帶。在那種情況下,在我看來,對維因而言最劃算的決策就是認輸,停戰,反抗軍撤退,艾雪加冕復國,至于維內斯,反正“天陽之繭”已經爆掉了,受不滅者影響的歷史也隨之結束了,摯友希德博士也掛了,她想干嘛干嘛去。然而松野這個殺人魔不在高潮戲里安排幾個犧牲者就渾身不自在,“為賦新詞強說愁”,偏要維因跟玩家死磕,結果在巴林迪亞舊歷708年的伊瓦利斯世界中最精明世故最深藏不露最能夠忍辱負重最喜歡謀定后動最擅長察言觀色最沒必要破釜沉舟的阿爾克迪亞帝國臨時獨裁官——維因·卡魯達斯·索利德爾——在空中要塞巴哈姆特的主炮發射平臺上象個頭腦發熱有勇無謀的莽夫一樣屈辱地戰死了。

  而達斯·西迪歐斯的郁悶心情只怕比維因有過之而無不及,盧克·天行者這個半道出家的菜鳥杰迪根本就不是這位西斯大君的對手——哪怕他剛才差點殺死他的父親,但他畢竟還年輕,劍技和原力仍須磨礪——生殺予奪,還不是看皇帝的心情?然而誰又能料到背叛革命二十多年的阿納金·天行者會幡然悔悟呢?數千來年,跳槽轉職為西斯的杰迪武士有如過江之鯽,而能夠重返光明面的卻屈指可數,皇帝陛下這次真是撞到頭彩了,居然攤上這么個“好”徒弟。還好他老人家事先有備份,不然還真是死不瞑目了——潛心謀劃數十年,一舉肅清杰迪教團的雄才英主,居然死在反應堆里,而且還是被人偷襲的,善泳者溺,玩火者焚,視挑撥離間為拿手好戲的西斯大君最終死在自己人手里,這還真是莫大的諷刺呀,雖說弒師是西斯的“優良”傳統。有些時候我都在想,是不是因為達斯·西迪歐斯死得很無厘頭,所以維因也得以一種很荒謬很無稽的方式退場?因為索利德爾家族與達爾瑪斯卡王室的矛盾并非難以調和的,艾雪之前也曾接受過拉薩的停戰協議,在大燈臺最上層也以實際行動宣示無意充當不滅者的傀儡去“懲罰”阿爾克迪亞帝國,所以維因那必死的覺悟來得很是突然,尤其是在拉薩與加布拉斯接連舉起叛旗之后。

  好在這兩位皇帝除了退場有些狼狽之外,其它時間的表現倒還稱得上雄才偉略多謀善斷。普爾帕廷的演講水平不咋樣,混淆邏輯顛倒是非的本事遠不如維因,人家拖把男幾分鐘的即興演講就贏得了拉巴納斯塔市民的熱烈掌聲,而他卻要把分離組織的機器人部隊擺在議會面前,才能獲得自己夢寐以求垂涎已久的專制權力。不過普爾帕廷作思想工作倒是很拿手,通過極力強調、渲染銀河共和國的腐敗和杰迪教團的古板,使得杜庫伯爵和阿納金·天行者先后成為他的徒弟,連盧克·天行者都差點重蹈他老爹的覆轍。當然單靠嘴皮子是無法成大事的,還要有敏銳的政治觸覺和果敢的處事手段。當西法·迪亞斯和杜庫伯爵撇開杰迪評議會自行調查西斯時,他非但沒有驚慌失措地殺人滅口,反倒鼓動西法·迪亞斯去訂購克隆人軍隊以迎接即將到來的戰爭,同時唆使杜庫伯爵去搞分離運動以便要挾參議院,結果兩位杰迪大師反倒為西斯君主作了嫁衣。而在維因這邊,內部有元老院想以利維亞桑艦隊的毀滅為借口加罪于他,外部有羅扎利亞帝國以演習為名集結軍隊,值此內憂外困之際,維因非但沒有坐以待斃,反倒向父親痛陳利害,以古拉米斯皇帝服毒自盡為代價,聯合軍部的好戰派,一舉端掉元老院這個狐貍窩。由此可見,獨裁官和議長大人都是化壓力為助力,變被動為主動的政變高手啊。

  然而單是行事方式相同還不足以說明問題,畢竟帝王權術無非那幾招,如有雷同,實屬正常,“借鑒”與否還要看細節。就拿達斯·西迪歐斯改制稱帝那場戲來說吧,他是先對阿納金·天行者表明西斯大君的身份,當接到報告的溫杜大師帶著三名杰迪武士殺氣騰騰氣勢洶洶出現在他面前時,這只老狐貍先是故作驚慌地喊:“謀殺!謀殺!”,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毀掉錄象裝置,干凈利落地干掉三名杰迪大師后不慌不忙地跟溫杜大師泡茶,等阿納金·天行者趕到,用苦肉計逼迫阿納金·天行者表明立場,然后再原力全開轟殺溫杜,好整以暇地收回光劍披上斗篷,賜姓于阿納金·天行者,確立師徒關系后才跑到議會發表演說,宣布杰迪教團為非法組織,并將共和國改為帝制。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接下來讓我們把攝像機鏡頭對準阿爾克迪斯的皇宮,元老院密謀毒殺皇帝(溫杜大師刺殺議長)、主使者元老長格雷戈羅斯畏罪自殺(普爾帕廷對參議院說溫杜大師是被阿納金·天行者就地處決)、終止元老院的議會權限(肅清杰迪教團)、逼迫加布拉斯表態(黑勛爵和加布拉斯……我還有必要說什么嗎?)、自任為臨時獨裁官(加冕皇帝),好嘛,這寫劇本的還真是省事!經過這番對比,現在就連維因使用人造破魔石變身后那滿臉褶皺與橫肉,我都覺得是在向達斯·西迪歐斯與溫杜大師激戰后的疲態病容致敬了……



  沃斯拉(Vossler)、帕爾姆·翁德爾侯爵(Marquis Palmu Ondore)、維埃爾巴(Bhujerba)&杜庫伯爵(Count Dooku)、藍多·卡瑞辛(Lando Calrissian)、貝斯坪云城(Bespin Cloud City)

  前些天我和魔都兔聊《最終幻想12》Cosplay《星戰》這個話題時,他提醒我留意下藍多·卡瑞辛,象他這么重要的角色,按理說不可能逃出松野的魔掌。于是我就從“韓·索羅的舊友”這條線索順著巴爾福亞的人際關系逐一排查,結果只挖出個帝都阿爾克迪斯的情報屋,典型的“死跑龍套的”,連語言都沒配;我心有不甘,又從“空中都市的統治者”這方面著手,沒想到扯出個跟巴爾福雷八桿子打不著的帕爾姆·翁德爾侯爵;最后只剩下“摧毀敵方巨型要塞核心的英雄”這一條了,誰知反抗軍過于廢柴,居然沒一艘飛空艇攻進了巴哈姆特內部,更別說摧毀動力核心了。就在我唉聲嘆氣的時候,兔子又提醒我說:“松野才沒你想象中那么死板咧,你是受了巴爾福雷COS韓·索羅這一典型事例的影響,先入為主,思維陷進定式,誰說只能盯死一名角色抄的,他就不會東撈一瓢西抓一把嗎?”受了他這番提點,我又把藍多·卡瑞辛的相關資料找出來通讀了一遍,這才發現此人對劇情影響最大的決定就是出賣韓·索羅,當其意識到自己被達斯·維德耍弄了之后又裝扮成賈巴的衛兵把韓·索羅救了出來,而盧克·天行者也正是在搭救韓·索羅的途中遭遇達斯·維德,在失去了右手的同時也得知面前這個黑武士居然就是他的父親,科幻電影史上最經典的人倫悲劇之一由此誕生。

  背叛!又是背叛!杜庫伯爵背叛了杰迪教團,藍多·卡瑞辛背叛了韓·索羅,沃斯拉背叛了艾雪和巴修。杜庫伯爵面對恩師仍執迷不悟,最終被自己的曾徒孫砍掉了腦袋;藍多·卡瑞辛救出了韓·索羅將功贖罪,結果成為反抗同盟的將軍,衣錦還鄉;而沃斯拉則是大搞“無間道”,先假扮裁判救出艾雪一行人,拿到“曉之破片”后再說“對不起,我是臥底”,其作為可以理解,但不可原諒,因此其結局也是折中式的:被主角擊敗,向昔日的同袍跪地懺悔,因身負重傷而無力脫逃,最終葬身火海。沃斯拉照搬了杜庫伯爵的背景與經歷,而藍多·卡瑞辛則以“為贖罪而拯救”這一事件為沃斯拉的蛻變過程提供了大量的細節,雖然這些細節的出現順序被松野泰己打亂了。藍多·卡瑞辛對銀河帝國的邊緣社會很熟悉,跟賞金獵人、雇傭兵、逃犯、強盜、走私者皆有來往,堪稱八面玲瓏;而沃斯拉在組織起反抗軍之后同時跟阿爾克迪亞帝國還有帕爾姆·翁德爾侯爵頻繁接觸,可謂左右逢源。在帝國龐大的軍勢面前,身為貝斯坪云城男爵(杜庫伯爵、翁德爾侯爵、卡瑞辛男爵……公伯侯子男,松野這妖孽XD)的藍多·卡瑞辛處于兩難的抉擇中:“愛兄弟,還是愛黃金?”當然這句話說得稍微冠冕堂皇些就是“朋友的生命比人民的生命更重要嗎?”;而沃斯拉也面臨著類似的難題:是忍辱負重曲線救國還是魚死網破抗戰到底?藍多·卡瑞辛最終很不情愿地接受了黑勛爵開出的條件,而沃斯拉也穿上裁判的鎧甲準備登場。至于換裝救人這個細節我真的不想再浪費筆墨了,此時此刻我只能振臂高呼:“我覺得做人不能松野到這種地步!”

  貝斯坪(Bespin)行星盛產珍貴的提巴納氣體,藍多·卡瑞辛所管理的云城就漂浮在這顆氣態行星璀璨絢麗的云海中,巨型的反重力引擎使其在強烈風暴中安然無恙。提巴納氣體帶來的豐厚利潤,加上藍多·卡瑞辛頗具天賦的管理才能,使云城逐漸發展為繁榮自由的礦業都市,同時也成為那些試圖遠離戰禍的人們的避難所。這座碟形都市的中心是個巨大的風穴,為云城提供能量并支撐住這座城市。在與帝國撕破臉后藍多·卡瑞辛被迫離開自己經營多年的地盤,成為同盟軍的將領,在恩多之戰中率領同盟艦隊對第二顆死星展開進攻并成功摧毀了其核心。還記得帕爾姆·翁德爾侯爵的領地嗎?維埃爾巴(Bhujerba) 、盛產優質魔石的礦坑、不受帝國干涉的中立勢力、懸浮在云海中的空中都市、城市深處的動力來源、組建反抗軍艦隊攻擊空中要塞巴哈姆特……嗯,帕爾姆·翁德爾侯爵,您還有什么要補充的嗎?如果一時想不起就由我代勞好了,盧克·天行者被黑爸爸(“Vader”在荷蘭語里是“父親”的意思)砍掉右手后跌入云城中心的深吭里,然后被風吹到彎曲的斜道里,可憐的獨臂俠抓住了云城底部突出的風標,這才幸免于難。還記得拿著魯斯魔石礦11號礦區鑰匙的那位仁兄嗎?他的遭遇和盧克·天行者差不多,可惜他不是主角,所以關鍵時刻松野泰己沒把風標遞給他……



  結語



  限于篇幅,博巴·費特與巴加莫蘭的對比(賞金獵人組)、塔金總督與希德博士的對比(帝國科學家組)、剛嘎族與邦加族的對比(蜥蜴類亞人組)、暴風突擊隊與帝國軍的對比(量產型白漆罐頭組)、杰迪教團與裁判的對比(糾紛調停與軍事指揮組)、杰迪評議會與裁判長的對比(權力中樞組)、死星與巴哈姆特的對比(巨艦大炮組),這些相對次要的聯系都被我忍痛割愛了,不然又得扯上好幾千字,更何況前面這幾組也足以說明《最終幻想12》與《星戰》系列的關聯了,何苦再鞭尸來著。文章的末尾還是以臺灣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最終幻想》討論版某位網友歸納的劇情概要作結語吧。



  鄉村毛頭小子跟著武藝高超的過往名人得到義賊的協助
  從帝國手中拯救出被捉走的公主
  因為公主參與反叛軍反抗帝國
  而一路歷經萬難促使反叛軍起而對抗帝國軍隊
  身穿黑鎧的帝國武士看似邪惡
  卻為了守護年幼的新希望,
  終於返回正道捨身企圖與帝國掌權者同歸於盡
  而在義賊與反叛軍的同心協力下
  巨大的帝國最終兵器要塞終於被擊沉
  帝國的野心破滅
  人民得以安居樂業
  公主也心傾豪邁的義賊
  ……

  The world is so crazy!



  注:文中譯名皆以《游戲機實用技術》總第150期贈品《伊瓦利斯風情錄》為準。
3d金码试机号金码 上海配资风控招聘 新疆炒股配资 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平特一肖公式 永久性 贵州11选五遗漏表 sg飞艇是哪个国家发行的彩种 宁夏十一选五技注技巧 体彩快乐扑克中奖规则 北京pk拾技巧分享 配资炒股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