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鉆石之塵,冰之花嫁——希瓦

2008-05-07 13:45 | Kalki

馬卡拉尼亞湖 神殿

“雖然雪總算停下了,天氣也放晴了,不過,今天的風還是那么大??!”
“不過,我們這里真的是難得出太陽呢?!?br />“是啊,在晴朗的天空下舉行婚禮,真是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吧!”
“今天的新娘,真是美麗的如同陽光一樣的女孩子啊?!?br />…………

裝飾一新的神殿,映照著陽光,閃耀著光芒。沒有凍實的積雪被風吹起,雪花再度飛起,仿佛雪還沒有完全停,太陽卻出了。
這里是馬卡拉尼亞湖畔的神殿。說是湖,其實這個地方終年冰凍,水是在厚厚的冰面下流淌的。建筑物也都是矗立在冰峰上,包括這里最高的建筑——馬卡拉尼亞神殿。
按照這里的習俗,結婚典禮上,新娘要在神殿的門外等待新郎的到來,之后,兩個人共同踏入神殿,接受司祭和眾人的祝福。
同樣,今天的新娘也是站在神殿門口,靜靜等待她命運中的另一半的到來。新娘的頭上披著一層薄紗,隱隱的映出她美麗的面容。
在新娘身后的司祭滿是皺紋的臉上透出一絲焦急,都這個時間了,按理說新郎應該已經到了吧,怎么還……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槍聲。人群開始騷亂起來。新娘吃了一驚,抬起頭來向遠處望去。年邁的司祭眉頭緊蹙,輕輕的念道:“還是……來了么……”
從混亂的人群中跑上來一個僧兵,氣喘吁吁的向司祭報告:“不……不好了……來的人是……圣貝魯的人!他們……攻上來了!神殿下面……已經有很多人受傷了!”
聽到這番話,旁邊美麗的新娘驚叫了一聲,拔腿就匆匆往下飛奔。年邁的司祭嘆了口氣,吩咐僧兵:“盡量的頂??!讓人們往山上撤!”
“不行了…… 那些家伙用的都是火器,我們撐不了多久了……” 山下,槍炮的聲音越來越響,人群中響起了慘叫,火光和血光沾染了冰雪,寺廟里的僧兵還在勉強的抵抗著,但是在肆虐的子彈和火焰下,人們一個個的倒了下去。
籠著白紗的少女奔跑在山路間,在她的周圍,到處都是尸體,由于寒冷,血都被凍住了。受了重傷的人,吐著白氣,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如同千年的冰雪一般冰冷的死神,正在俯瞰著他們。突然,少女的眼前一亮,前面有一個穿著新郎服飾的少年,他的身上受了傷,狼狽不堪,正在掙扎的向上爬,他的眼睛,一直望向山頂的神殿。
少女正要撲向她心愛的人之際,突然一聲槍響,少年應聲緩緩倒地,在倒地之前,他最后看到的是,少女那由歡喜變為驚愕的表情。
一聲撕心裂肺的驚叫,少女跌跌撞撞的上前,抱住了少年已經傷痕累累的身軀。少年的臉上滿是灰土和血跡,少女心疼的為他擦拭著臉上的污跡,少年露出了一個微笑后,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站在懷抱心上人的少女面前的,是拿著槍的圣貝魯士兵。少女抬起頭,看見的是嗜血瘋狂的面孔,后面,還有大聲吆喝著“還有活著的!”趕上來的敵人。
晶瑩的淚水從少女的臉龐劃過,落到少年的臉上,沖掉了一絲污濁,還沒能繼續流淌,便凍結在沒有生氣的臉上。
一聲槍響之后,四周的一切歸為死寂。風卷起剛剛落下的雪花,還有一個如同冰雪般晶瑩透明的薄紗,薄紗上面沾染了一片血污。

一直以來……我都在沉睡著……
在那永遠沒有完結的噩夢中沉睡著……
為什么要這樣……
為什么……要破壞別人好不容易得到的幸?!?br />冷……冰冷徹骨……
好痛苦……
我要……醒來……
哪怕,周圍支撐我的只有仇恨和悲傷……
為了大家,我要醒來……




“嗚哇~好冷!真不愧是終年積雪的馬卡拉尼亞湖!”
“確實,除了圣山,最冷的地方果然就是這里了?!?br />“堅持一下,馬卡拉尼亞神殿馬上就到了!想要得到召喚的力量,這也是必經之地呢?!?br />三個旅行的人,推推搡搡的往山頂前進中。他們前進的目的地就是山頂的馬卡拉尼亞神殿。在這個大陸上,“召喚”是拯救人們于水火的唯一希望,所以,到處都可以見到為了得到召喚力量而旅行的人們。
經過了戰火的神殿,得到了修復,已經見不到當年炮火的痕跡,落下的雪花凍成了冰,掩蓋了血的污跡。
神殿門口,站著一個像是召喚士的人,他閉著眼睛,口中念念有詞,在他的周圍,有一個閃耀著光芒的紋章,光芒消退后,一陣悅耳的聲音飄過眾人的耳際,隨著吹過的冷風,一副如同初雪般晶瑩的白紗落了下來,眾人的視線向上看去的時候,幾塊巨大的冰塊重重的落在地上,在閃亮的冰晶上,映出一個女子的面容。女子的面容令所有的人驚呆了,那是一幅用“美麗”都不足以形容的,艷麗且冷冽的面孔。隨即,冰塊碎裂成片片冰屑,周身散發著冰之氣息的高傲的女性站在眾人的面前。
“這就是……冰之女王,希瓦……”
“這冰冷而強大的力量…… 真是驚人!”




我是誰……
冰之女王?希瓦?
你是誰?你為什么要來到這里?
想要得到……力量?
是啊…… 力量……
如果有力量的話…… 那些痛苦的回憶,就不會發生了……
所以我…… 要摧毀眼前的一切!
塵歸塵……土歸土……
一切…… 最終都會歸于虛無……

在我睜開眼睛以后,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個渴望力量的人。
渴望力量的人們的眼神都很相似,不是焦急,就是怨恨的。
他們都和我一樣。
每個人多半都在想:“如果有了力量,那個時候就不會……”
對于沒有實體的我來說,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宿附于他們,借用他們的仇恨,來表達我的仇恨而已。
反正,現在的我,除了殘破的內心以及滿懷的怨恨而已,什么都沒有……
我一直都這么認為,直到遇到那個孩子。


時間、命運,都在飛速的流轉著。
馬卡拉尼亞神殿,仍然矗立于浩瀚的冰原上,靜靜的迎接著來來往往的朝圣者和修煉者。
有一天,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特殊的修煉者。
特殊之處,還是在于她的眼神。
異色瞳孔的眼睛,熠熠生輝。
雖然身軀嬌弱,但眼神卻格外堅定。
不愧是那個人的孩子呢……
我問她那個我對每個人都會問的問題:
你為什么來到這里?你為什么要追求力量?

那個少女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只有這時候,我才能在她的臉上看到一絲絲不安。
稍后她睜開雙眼,對我說:
我要得到力量,得到保護這里,保護大家的力量!
這片大陸被悲劇的螺旋籠罩了,我要……打破這個宿命!

保護……
太久沒有聽到這個詞了……
憑借這樣的我,能做到么?
好吧……我將我的力量借給你,以實現你的愿望。
不論是恨,還是愛……


在那孩子走出召喚之間以后,就遇到了巨大的危機。
面前是憤怒的同伴,滿臉詭異笑容的古阿多司祭——即將成為她的丈夫的人。
知道那個人的陰謀,而想要獨自阻止么?
真是天真的想法。
天真如她,居然站到同伴的一邊,向那位大人物舉起了手中的杖。

惡戰當前,隨著那孩子的召喚,我降臨于大地。
鉆石之塵!碎裂吧!
冰屑飛揚的同時,那個黑色的巨大召喚獸也隨之消失。
那孩子握著晶瑩的白紗靜靜的看著我的背影,當我回頭,看到的是她近乎透明的眼睛。

最后的結局是,司祭大人倒在地上,隨行的下人抬走了他的尸體后,對著那個女孩說了一句:“叛教者!” 這句話顯然對那孩子傷害不小,她無力的蹲在了地上,喃喃自語,周圍的同伴想要安慰她,卻不知從何開口。



吶,被你深深信賴,想要保護的事物叫做“叛徒”的時候,你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呢?你還想保護他們么?在一個寂靜的夜里,我對望著窗外的她這么問道。
即便如此,我還是……想要保護這里,哪怕所有的人都背離我。她回過頭看著我,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滿天的星斗。所以,請把你的力量借給我!



你為什么不怨恨呢?
這本不是你應該承受的。
你有得到幸福的權利,他們卻粗暴的打碎了你的信念,不是么?
放棄或者逃避都沒有關系的,你不該承受這么多……
我發現我居然變得同情起你來,因為你與我相似的命運嗎?



不知道經過多少的距離,多少的時間,我們走到了旅程的終點。
Sin被打敗,徹底的。
召喚獸,這個世界已經不需要我們的存在。
少女最后一次走到我的面前,對我說:謝謝。
然后舉起了手中的杖,跳起美麗的舞蹈。

該說謝謝的是我。
你將我從仇恨和悲傷中解放了出來,你救贖了我。
最后的最后,我看到的是,地面上到處,人們歡欣的笑容。
這就是,永遠的那基節。
遠遠的望去,仿佛還能看到,飄著風雪的馬卡拉尼亞湖,神殿門口點燃的火光。
3d金码试机号金码 北京pc蛋蛋28大小规律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119期财富赢家七星彩趣味图 排列七预测 宁夏11选5前三走势图 青海快三今日开奖查询 股票的各项数据是什么意思 陕西快乐十分复式 股票融资债券融资 i山东十一夺金开奖走势图